苏忆生今天更文了吗?

更文看缘。是杂食。除了忘羡,其他都挺喜欢吃的

结婚之前的那些事儿(下)

ok,这个已经写完了嘤,私设:师姐还有前世的记忆,江澄现在的父母不是江枫眠与虞夫人











  “您好,一共是三十六元,现金还是刷卡?”

  魏婴听着这声音就感觉似曾相识,却一直想不起来,于是抬头看了一眼,哟,这不是我貌美如花的同桌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打工?嘶,不应该啊,他家不是挺有钱的吗?是要自己养活自己,不喜欢被家里人宠着?嗯,真好,可惜我不会。

  江澄估计是被魏婴这样子看着不舒服,皱着眉,说:“我很好看吗?麻烦您快点给钱,您后面还有客人呢。”

  “哎,好好好。阿澄说什么是什么!”魏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记得有人这样子叫过他。

  魏婴说完后后面的腐女们纷纷议论着什么,无非就是他们两个这么帅,谁是攻谁是受啊?

  “什么跟什么啊?我可是直的,好了,你可以滚了。”江澄一脸嫌弃的说。

  自从魏婴知道江澄在那里工作了,就每天放学都跟江澄一块去那里,一开始江澄不理会魏婴,后来江澄就觉得魏婴烦了,总是跟他说,你别跟着我,不然我很想打你。

  魏婴则是笑得没心没肺的说:“没事儿,反正我回到家里也没事情干。对了,我总不能叫你阿澄吧?跟我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吧?”

  “……嘁,我姓江,江澄。”

  “江澄?真是个好名字,我叫魏婴!以后多指教啦我的好同桌。”

  江澄没有理会魏婴。江澄:我忍,忍到我能打死你为止。

  然而,江澄没有打死魏婴,只不过是嘴上说说。

  一学期就这么过去了。期末考也结束了。能够好好睡个好觉了,这是江澄想的,他计划着,早上不吃饭就睡觉,中午起床吃饭,吃完饭就打打游戏,到了晚上再出去玩,江澄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他的世界里除了父母的吵架声就是自己无助的哭声,父母最近这几年闹离婚闹得特别厉害,江澄就想不明白了,两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生下的结晶,活着有什么意义?从小江澄脑子里面就是努力学习,考个好成绩父母才会开心,可是,这都是不可能的。

  在江澄10岁的时候,他的妈妈对他说了一句话,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句话就是:“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你爸早就离婚了。”

  江澄最后还是崩溃了。

  “江澄?江澄?”魏婴的手在江澄面前晃了晃,江澄这才回过神来。

  魏婴摸了摸人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咦?不热啊。”

  “屁。谁热了?”

  “没热就好,你刚刚是怎么了?我叫了你好几次你都不理我,是不是不爱我了?”魏婴委屈,但魏婴不说。

  “…我能怎么样?我没事。别担心。”

  “我怎么觉得你总是心不在焉的?这几天我想亲热亲热你都不同意,呜呜呜。”

  魏婴跟江澄在一起了,是魏婴先告白的,那天刚好是江澄生日。哦,忘了说了,放假之后魏婴就跟江澄住在一起了,原先江澄是不怎么同意的,但又不忍心看魏婴露宿街头,也只好让他进来了。

  可以说很搞笑了,江澄生日的前天晚上,撩妹达人居然还得去创个QQ群拉上自己的好兄弟们一起讨论应该送什么。

  后来还是聂怀桑的主意不错,聂总不愧是聂总。

  他的主意是这样的:他认识一个店的老板娘,老板娘很温柔待人很礼貌。那个店也是牵红线的,店名很古风:牵姻缘。老板跟老板娘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据说进去里面只要告诉老板娘自己的名字和爱人的名字,就会一辈子在一起。

  魏婴想着怎么会有这种好事?一定是骗人的,像我这种撩妹达人都不相信,那些小情侣怎么会相信?算了,死马当活马医。

  魏婴那天拉着江澄的手走到那里面,魏婴的手很暖,江澄很久没感受到这种温暖了。

  “阿澄,我们进去坐坐?”魏婴歪头看着江澄。

  江澄看一下店铺的名字…牵姻缘?啧,魏婴这个家伙发什么神经?带我来这种地方?难道是看上谁了?

  “阿澄?阿澄?”魏婴看江澄一点反应都没有,又一次用手在江澄面前晃了晃。

  “?怎么了?”江澄转过头一脸疑问。

  “没事没事,我们先进去吧。”

  魏婴拉着江澄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后来,魏婴跟江澄告白了,也跟老板娘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跟江澄的名字。老板娘只是微微一愣,不是因为同性恋,而是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弟弟,前世没在一起,今生可算是在一起了。江厌离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阿娘,阿爹你们可看见了?

  江厌离是专门开这个店的。她就是在等着她的两个弟弟来到这里都开开心心的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好,我祝你们长长久久,百年好合。”江厌离笑盈盈的看着这两位情侣。

  “谁要跟他长长久久,百年好合?”江澄别扭的转过头,双手抱胸,然而,红彤彤的脸蛋儿早已背叛了他。

  “自然是阿澄要跟我一块长长久久,百年好合喽!”魏婴不要脸的搂住江澄的腰,蹭了蹭江澄的脖颈。

  魏婴是被电话铃声拉回现实的。他不耐烦的接了电话。

  “喂?你好,你是哪位?”

  “啊,你好你好,请问您认识江澄先生吗?”

  “……认识,怎么了?”

  “他手机落我店里啦,你能不能帮忙出去拿一下?”

  “为什么是我?”

  “啊,您俩个不是恋人关系么?昨晚上他与几个人一块来这里玩,酒喝多了,一直嚷嚷着,‘魏婴王八蛋,明明我这么喜欢他,他怎么就是觉得我不喜欢他?我跟他闹分手他心里没有点13数吗?’之类的话。”

  “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请问地址?”

  “xx酒吧。”

  魏婴是飞奔过去的,为了阿澄,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比如违反交通规则。

  行的吧,他魏婴运气可真不错,碰见了回来拿手机的江澄。

  魏婴二话不说扛起江澄就住自己车里面丢,轻轻丢。

  “跟我回家!”魏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得出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

  “……谁要跟你回去!你不是喜欢出去浪嘛!你出去啊,我们都分手了!”江澄越说越激动,泪水在眼睛里打了好几个圈儿。

  魏婴打了自己一巴掌,握住江澄的手,说:“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出去,我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出去了!真的!工作完后立马回家!”

  “姑且相信你。”江澄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泪水。

  其实江澄很好哄的,你只要服个软,什么事都解决了。

  魏婴开心的抱住了江澄。

  此时,有位服务员将江澄的手机送了出来。

  对方把手机归还原主后并吃了一把狗粮。

  魏婴那眼神不知道能杀死他多少次。

  “魏婴,下雪了。”

一别两宽

对不起对不起,我发刀了!呜呜呜呜,我错了!昨晚上写的emmmm,车emmm还没写,等我寒假补叭,要考试了,嘤。私设很多…勿喷






  

 许是上天怜悯,在我三十余岁时让我遇见了我这辈子要一起白头偕老的姑娘,她名一心,是取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意思,姓什么,我忘了。



  那夜,我陪金凌出来夜猎,夜猎就夜猎罢,金凌这小子太不听话了,一直嚷嚷着要自己一个人,不让我陪着。也罢,孩子长大了,偷偷跟着便好。


  说是跟着,其实只不过是让江思立陪着他,遇见困难了放个信号给我即可。


  我看着金凌与江思立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金凌与江思立从小便是竹马,瞒着我去采莲蓬,还自作聪明的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也没少干过,罢,我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少年时期更是皮了,完全就是皮断腿,喝酒,不归家这些荒唐的事都做了出来,忍无可忍,罚他们一块跪了祠堂。


  “吱呀”,有人来了,自己警惕起来了,左手拔出三毒,转过身将三毒架在来者的脖子上。


  定睛一看,原来是位姑娘,这才把三毒插入剑鞘之中,尴尬的向那位姑娘行了一礼。道:“姑娘,大半夜的,还是快些回家罢,莫要让家中的亲人等急了。”


  只见那位姑娘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嘴,再次摇了摇头。


  意思是她不会说话?还是说没有亲人?


  “姑娘有什么话可以写在我手掌中。”我伸出左手到她面前,她笑了笑,亦是伸手在我手掌中写了几个字。


  “我跟丫鬟走散了。”


  跟丫鬟走散了?一个姑娘家家的,不待在家中来到这深山老林做甚?


  “我先送你回去,你的丫鬟我会找人帮你找的。”


 


 我看她来历不明,不怎么敢相信她的一言一行,不过,她这衣着像极了某个府邸的大小姐。


  她着急的摇了摇头,像是想把头摇了下来,急忙写道:“公子,麻烦你了,我与我的丫鬟从小就在一起,从未离开过,我若是离了她,她会担心我的。”


  


      算了,反正闲来无事,陪她找丫鬟也好。但只可惜找了许久还是找不到。


  “我看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回去罢。”她也只好点了点头。


  我送她回到她居住的府邸后自己又回到了那山中等金凌他们,约是半柱香的时间他们便回来了。


  再一次见到一心是在中秋佳节,我那时候喝了几坛酒,有些迷迷糊糊的,只记得她在我手中写了三个字。


  “心悦你。”


  后来我便与她爹娘商量了一番,成了亲,我答应过她,这辈子只心悦她一个人。


  啧,很不巧的是我们成亲的第二天,魏无羡那人竟提着两坛天子笑,来到莲花坞。


  自己总不能把人家丢在外面罢?


  “让他进来吧。”


  “师弟!”那刺耳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这声音……真刺耳。


  “昨日成亲为何不与我跟蓝二哥哥说?”他笑得没心没肺,那笑令人作呕。


  “为何要跟你们说?你们与江某只不过是不认识的人吧?我江某何德何能请夷陵老祖与含光君来参加我这小小的喜宴?”


  我看见他眼神里的一丝悲伤,呵,他悲伤个什么?两败俱伤有什么意思?魏无羡你这个眼神是多少个意思?


  “赶紧滚罢,我夫人还没睡醒,我不想吵醒她。”


  魏无羡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两坛天子笑放在地上,转身走了。


  一别两宽也好。


  以后我江澄与你魏无羡没有半点干系。


  

  


  


这是下篇的…现在在肝羡澄的ABO设定。后天晚上发吧,这篇慢慢来,我太鸽了,嘤嘤嘤

这个脑洞是前几天自己想的,有哪位太太写嘛?没有的话我就自己写啦(还有下篇啦)

刚拿快递的时候,我心里毫无波动,拿回家拆出来看见时,我:呜呜呜呜呜江澄好可爱,呜呜呜呜。
魏哥:阿澄可是我的!
师姐:阿羡乖,阿澄永远都是你的。(姨母笑)
(几天前到的,现在我才拍……)
阿澄那jiojio,我心疼了

结婚之前的那些事儿(中)

感觉我有点啰里啰嗦…我拖文了,sorry!下面是羡澄的回忆啦










  “什么叫旁人?阿澄,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行不行?我以后不跟别人出去浪了,行不行?”魏婴拉起江澄的手,瞪了一眼站在江澄旁边的蓝曦臣。

  “???”蓝曦臣也笑着看魏婴。

  三个人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魏婴拉着江澄的手,江澄抓住蓝曦臣的袖子,而蓝曦臣却不知所措。这样子的气氛有着很浓的战火味儿。

  最后是蓝曦臣先受不了这种气氛,笑吟吟:“江澄,你不是要跟着我去找资料吗?现在就去吧,要不然明天再去找?不急的。”

  “哟,是什么资料啊?这么晚了还要去?莫不是那种事儿?还明天?我现在tm就打死你!”魏婴上去就是一脚,正好打在了蓝曦臣的腹部。

  蓝曦臣倒吸了一口气,他不想还手,因为江澄在这里。江澄二话不说举起拳头向魏婴打了过去,非常好,打在魏婴的脸上。江澄也没出什么力,只不过是轻轻一捶,他对魏婴还是有感情的,但比之前的要淡一些。

  “好啊,江澄,你居然为了蓝曦臣对我大打出手?”魏婴生气了,他彻彻底底被惹怒了,明明江澄是他的,他怎么就这么喜欢向着外人?真是ri了gou了。

  “江澄!你怎么回事?!我本来不想跟你吵架的!你怎么就这么想跟我吵架????”

  “我跟你吵个屁。”江澄头也不回的拉着蓝曦臣的手走了,只留魏婴在风中凌乱。

  魏婴也转身走了,离开了他江澄我魏婴还能活,又不是没了他就活不了,我没那么矫情!魏婴心里想道。

  这几天里魏婴除了吃外卖就是方便面,一点都不想出去,上级领导也没怎么说魏婴。

  上级领导也懂得魏婴的脾性,他跟江澄估计在过二人世界,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魏婴一遍又一遍看着他跟江澄的合照,他们认识好几年了,从高中认识到现在,八年了,八年的感情,对魏婴来说,很长了,他也没想到他跟江澄居然在一起这么久了,是的,他从来都不记得这些。可江澄一件一件都记得。

  他们认识的那一天,天气很好,是开学第一天,步入高中的江澄并不想像以前一样那么鲁莽冲动,而是想安安静静,不惹是生非了。江澄的父母感到很欣慰。

  江澄本来想安安静静的过完这高中三年,然而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蓝启仁老师安排了魏婴跟江澄做同桌,江澄当时的表情是这样子的:???我做错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想丢人现眼啊啊啊啊。

  魏婴是让老师最头疼的同学,也是女同学中的男神。这是开学第一天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在学校帖子火得那叫个热火朝天。

  “哎——蓝启仁的课好无聊啊——那个,同桌你能不能给我说说话?”魏婴趴在桌子上面转过头问江澄。

  “……不能,滚。”江澄边记笔记边跟魏婴说道。

  “魏无羡同学?!你在干什么?给我出去!”不管是谁都跑不过蓝启仁的火眼金睛。

  魏婴笑嘻嘻的说了句好咧!就立马走了出去。

  下课之后。魏婴的一堆迷妹围了过去。

  迷妹乙:让你受苦啦,羡羡!

  魏婴:不碍事儿,同学,你刚刚叫我什么?

  迷妹乙:羡羡啊

  魏婴:以后叫老公得了。

  迷妹乙:///嗯嗯。

  ————分割线————

  江澄:啧我怎么会有这种同桌?老师我想换同桌了!

  魏婴:别别别,我不撩妹子了还不行吗?

  

  

  

  

  

结婚之前的那些事儿(上)

  我来发刀子喽——羡澄太棒了呜呜呜呜。还有下篇鸭,放心吧,结局是好的,莫挨老子!!!!!
下篇明天发吧,这是刚刚想到的脑洞。接下来会有小甜饼哒!


  魏婴板着脸刷抖音,魏婴这个人眼角总带着笑,可是今天却不同,眼角红彤彤的,好像哭过一样,不错,魏婴刚刚哭了。

  为什么哭了?那就要说说前几天的发生事情了。

  “魏婴,分手吧。”江澄面无表情的说。在这场爱情里面,从来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先厌倦了这场爱情。

  “阿澄,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

  “就是因为我跟你在一起太久了,我才懂得你的脾气,你的性格。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分手吧。我不想重复第三遍。”

  魏婴一脸懵逼,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不就是晚回家了吗?不就是跟蓝忘机出去玩了几小时吗?江澄怎么这么斤斤计较?之前的江澄不会这样子。

  “江澄,我们不分手好不好?我以后不晚回家了好不好?”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不分手?!你跟蓝忘机出去几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说!罢了罢了。我走了。”江澄拉着行李箱离开了他跟魏婴住在一起的房子,虽然这房子不大,但这是江澄与魏婴的温馨小屋,是他们刚在一起买的,那时候江澄的爸妈不知道江澄有男朋友了,他发生什么事也不跟父母说,害怕她们担心自己。

  “阿澄……”魏婴看着越走越远的江澄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叫他回来。可是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呢?他的阿澄已经对他心灰意冷了,强迫他回来,魏婴做不到。

  魏婴打开手机,习惯性的点开微信,给江澄发消息:[阿澄,我以后不瞒着你了,对不起。你觉得我们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吧……]魏无羡又点了发送。

  发出来了,江澄没有删了他,魏婴又看了看QQ,看见江澄也静静的躺着他列表里边。QQ里面魏婴是有给江澄设特关的,所以江澄发动态他是看得见的。

  江澄发动态了。

  『放下了,真好。』

  下面一堆评论。

  一问三不知:[哎哎哎,澄哥,你是跟…魏哥分了?]

  我,七米一:[如果是在外面,就来我家住吧,反正离你们那儿不远。我儿子不介意的。]

  我,要糖果回复我,七米一:[小矮子,你tm说谁是你儿子了?]

  魏婴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眼睛无神的转着,电视里面放着魏婴最爱看的《欢乐喜剧人》,以前跟江澄一起看的时候,自己都是哈哈大笑,现在却怎么笑都笑不出来了。

  他想他家阿澄了,他冷,他想找个人抱抱。可是没人在他身边安慰他。

  “阿澄,我想你了……”

  魏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披上外套,锁上了自家的门,走向酒吧的方向。

  他正打算走进酒吧的时候,看见了江澄跟蓝曦臣,只见江澄脸上有明显的泪痕,眼角红红的。

  很显然江澄哭了,蓝曦臣不知所措,想抱着他不是,想拉着他的手也不是。只能干巴巴的说:“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呵,江澄什么时候跟蓝曦臣这么熟了?他怎么不知道他家的阿澄在外面交朋友了?魏婴的脚好像不听自己的使唤似的,走到他们面前。

  “阿澄,这是我们的私事儿,你怎么跟别人说了?”

  魏婴想都想不到,江澄会说那种话。

  “你个旁人,管得着我?”










念君可归(一)

 来自自己的碎碎念。

    这文主追仪,副羡澄。

    那我就先不打追仪的标签了,打羡澄的就好

 01

  蓝景仪三岁时就被自己的爹娘送到云深不知处求学了。本来这个懵懵懂懂的时期应该依偎在爹娘怀中撒娇,可蓝景仪却不能,他要独自面对这些困难,即使很难。

  02

  蓝景仪跟蓝思追认识时,蓝景仪四岁,蓝思追五岁。

  因蓝忘机带蓝思追到云深不知处时,蓝思追发着高烧,把之前的记忆忘的干干净净,不知自己是谁,自己在哪。

  说来也好笑,蓝思追是个病秧子。没人愿意跟他一块玩,怕他伤到哪里又要大病几日。

  那日,蓝景仪与他那些“好朋友”打赌,谁输了谁就要跟蓝思追一起玩。最后,蓝景仪输了。

  蓝思追一个人很无聊,无聊到开始背《雅正集》,他在想:为何与我同样大小的人不同我一块玩?可是嫌弃我?或者是嫉妒我与含光君感情好?

  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蓝思追立刻坐得端端正正,本想叫一声“含光君。”抬头才发现不是含光君,是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人。

  只见那人笑着说:“你好啊,我叫蓝景仪,你是蓝思追对吧?”

  笑着真好看,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这是蓝思追对蓝景仪的第一印象。

  什么?你问后来?噢,蓝思追后来觉得第一印象都是骗人的。

  03

  蓝景仪与蓝思追第一次出去夜猎是在十岁左右。

  那时候蓝思追的剑术比蓝景仪的好得多,虽说蓝景仪贪玩,可他在小辈的剑术也是数一数二的,蓝思追若是第一,他便是第二。

  第一次夜猎遇见的猎物是在硖州®,他们在那里抓到了几只水鬼。也遇见了金凌与江澄。

  江澄不屑的看了一眼蓝思追,慢条斯理道了一句:“我倒是是谁呢,原来是蓝家的弟子,怎么?连这种小杂碎也得你们亲自出马?”

  要说蓝家小辈中最会说话归蓝思追莫属了。

  他辑了一礼,笑道:“江宗主也是明白人,我这些师弟们是第一次出来夜猎,先生教导过我们无论做什么,我们都……”

  “嘁,现在的蓝家人都这么文绉绉的么?”当蓝思追看过来时那人已经走到江澄身边,一只手搭在江澄肩上。

  细看此人,此人身份不底,穿着红衣,是比染上血色的衣裳还红。也没绑着头发,眼睛甚是好看,里面似乎有一朵桃花,又有勾引人的意思,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来。

  此人身份不简单。

  

  这是蓝景仪给魏无羡的第一个印象。

  ®硖州

  硖州,古代行政区划名,北周改拓州置,唐宋延续,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年)改“硖”为“峡”,而后称“峡州”。

  

  硖州之地,在长江三峡之口,治夷陵(今湖北宜昌),明为夷陵州,即今宜昌。

(来源度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