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君

更文看缘,脑细胞不是很好√我吃追仪/凌仪/曦瑶/薛晓/追凌/双玄/奶爸组/双鬼道/双杰/双璧/√

念追如梦(三)

儿童节快乐!给你们吃糖! @戏子样疯子 仿照这位小姐姐的!我在想我要不要写车…

————分割线————
  “可……”
           “没有什么可是,好了快走我又饿了!”蓝子映说罢就开跑的向包子铺跑去,还时不时转过头与蓝景仪说句“景仪兄快点啊!”
        蓝景仪本来打算说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又想到这里不是云深不知处呀。而且还因自己还在少年时期,自然爱玩耍,于是就去追蓝子映。
         待蓝景仪终于追上蓝子映的那时,他是万万没想到,他看见了的景象:蓝思追在亲金凌,那景象像极了蓝思追在吃自己心仪的糖。
         “!!!”蓝景仪很是震撼,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吗?
          蓝思追也察觉了有人在看他们,很有自知之明的放开金凌。向蓝景仪那边看去,他本来想说声“对不住”,可看见的人儿却懵了。
      “景仪?你怎么在这儿?”蓝思追疑惑不解,景仪不应该在云深不知处抄家规的么?怎么会来到这里?而且他身边还有个姑娘?难不成是幽会?
        “没怎么,心情不好。难不成只有你蓝思追可以出来?而我们不可以?”蓝景仪心痛痛的道出了这些话。思追,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心很痛啊!
       金凌在边听着蓝景仪的话感觉愈发火气大,道:“蓝景仪你今天吃错药了吧?怎么和思追这样子说话?他好心好意问你,你就是这样子回复他?你真是没人管教!”
          蓝子映也按耐不住了,这穿金衣服的人就如此霸道?“真是有娘生没娘养!”待蓝子映回过神他才看见金凌正火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口中还在说:“是!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怎么样?!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来管轮我?!”
      “阿凌才不是有娘生没娘养呢,阿凌可是我心尖儿的宝贝呢,乖啦。”蓝思追揉揉金凌的头说道。
      金凌听见蓝思追这么说了,只是轻哼一声,道:“思追我们走罢。”
     蓝思追只是笑了笑:“阿凌叫夫君哦。”
      这外人看着呢!怎么还这么明目张胆的秀?啧,非礼勿视!等等……我可以假装景仪兄是我的道侣呀!我真是聪明!蓝子映坏笑着想道。可是蓝思追与金凌已经走远了。
         蓝景仪自然是心如刀割,看着自己爱的人与别人好上了,谁不心痛?若是蓝子映,他也会。
         “咕噜咕噜”这是谁的声音?不知。

念追如梦(二)

我又回来了!对!也就是说我又更文了!开心不!这次有新的角色,哦对了,这个角色是我自己增加的,而不是原文里面有的,参照 @戏子样疯子

     “小二你觉得这女子为了这位公子值得吗?”蓝景仪边想象着那个故事,边抿了一口茶问道。
     “这……”
      “若是不值得那么这位姑娘就不会救那位公子了。公子可介意在下坐在这里?我想公子定不会介意罢。”
        景仪闻这声音竟好奇的微微抬起头,看见的这个人也是一个公子,穿着普通人家的衣裳,衣裳为白色,竟像似了金光瑶,哦不,是之前的孟瑶,七分俊秀,三分机敏。只见他正笑着看着自己。
          “若是我介意呢?”蓝景仪笑眯眯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人儿。
           “可惜啊,公子我已坐下了,你若叫我走那岂不是不好好对待朋友?在下字子映姓蓝。不知公子名?”蓝子映说罢毫不客气的吃起了瓜子,“咔嚓咔嚓”的磕瓜子声音令人直想发笑,而蓝景仪却不同,他反而是顿了顿。
       “客官,如果没事了我就先下去了。”小二鞠了一躬表示礼貌就黑不溜秋的跑下了楼。
      “哎!怎么跑这么快?我还打算叫他给我来点包子呢,跑这么快干什么啊……”蓝子映抱怨的嘟着嘴。
          “你可是想吃包子不成?”蓝景仪笑着问他。他手也没闲着,拿着一个茶杯给子映倒了杯茶。
         蓝子映撇了撇嘴,两只手乖乖的扶着头,道:“唔……我好几天没吃饭了……自然是饿的啦。不知公子能否带我去吃点包子?”
         “叫我景仪便可,不过你为何姓蓝?可是家中有人姓蓝”蓝景仪似乎毫不在意蓝子映的抱怨,而是在意他为何姓蓝。
         蓝子映听见了蓝景仪这样子说,眼里闪过一丝悲伤,道:“我阿娘姓蓝,我就跟她姓啊……”
        蓝景仪更疑惑了,一般不是随爹姓吗?他怎么和他的阿娘姓?难不成他阿娘是与人偷情生的?
         蓝景仪拍了拍自己的脸,此断不可为也!
         蓝子映看见蓝景仪拍着自己的脸,很是不解:“景仪兄这是何矣?”
            “无事,你不是要去吃包子吗?那便与我走罢。”蓝景仪摸了摸自己的腰包,想着这钱够还茶钱和给子映买包子吃罢。
         蓝景仪去结账后,便和蓝子映出去买包子了。
      实话实说,蓝景仪刚看到蓝子映时,是吓一跳的。只因他长得太像姑娘了,真的太像了。
        “景仪兄?景仪兄!”蓝子映见蓝景仪没反应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蓝景仪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蓝子映瞧见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急了。使劲摇他手道:“景仪兄!景仪兄!快醒醒啊!”
           这场面在路人看来就是,一对恩爱的道侣由于什么原因,一个在撒娇一个沉默不语,单身受不起。
        蓝景仪这才回过神,道:“子映,我刚刚在想些事儿,想得有点入神了。这才……”
         “才不理会我是吗?”蓝子映接了蓝景仪的后半句,这哪里是有点入神?分明就是十分入神好罢?蓝子映想。
         “正是。”蓝景仪还不失礼节的鞠了个躬,以是道歉。

念追如梦(一)

ooc了!真追凌,假追仪,参考 @戏子样疯子这位小姐姐的,更的话看缘分!不喜勿喷,谢谢。还有我写的也不是很好,嘿嘿嘿,希望不要嫌弃吧。
————————分割线————————         
“蓝思追!你别走!我不能让你走!你不要喜欢金凌好不好……喜欢我好不好……”蓝景仪猛得睁开眼睛却发现屋中只有自己一个人。
“过了多少年了……我怎么还是做这个梦……为何……”蓝景仪已是蓝家宗主,他脸上了已退去了之前的几分天真,代替的却是几分成熟。
“蓝思追啊蓝思追……你是不是嫁到金家就不回来看看你的竹马了?”蓝景仪用左手扶着头,自问道。“喜欢的一个人喜欢别人……死了又何妨呢?”蓝景仪陷入了回忆。
          ——回忆视角——
“景仪,我和你说我和阿凌在一起了。”一个穿着蓝家校服的人,开开心心的跑到蓝景仪面前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
只见蓝景仪正在抄家规的手顿了顿,“哦,恭喜你啊。”可惜蓝思追看不见蓝景仪的神情,原因是他正在倒立抄家规。
“嗯!景仪那我先走了!我和阿凌去夜猎了!”蓝思追笑着走开了。
而蓝景仪却……“真是造化弄人,喜欢他这种事还是别和他说了罢。”蓝景仪翻了个身把笔放下,向外面走去。
热闹的集市,衬托出蓝景仪的幽伤。蓝景仪眼睛无神的走着却撞到了个人。
“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蓝景仪撞到了个人立刻回过神向那个被自己撞的人道个歉。
“没事,小伙子以后小心点就好,若无事,我便先走了。”
“好。”
蓝景仪还是继续走着,他不知他要去哪儿,也不知以后该如何面对蓝思追。他真的不知…
想想还是去喝酒罢,可是他们禁酒啊。要不去听会儿说书人说的故事罢,说不定心情会好点。
蓝景仪想着,就这样子罢,去听故事好了。
于是他向茶楼走去。
这茶楼虽不是很高贵,可还是很雅致的。里面听书的人呢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蓝景仪看着这场景,嘴角勾起一点微笑,不过这笑是嘲讽的。
“这是我和思追来过的地方啊……还是一点都没变呢。记得当时我才六七岁罢,竟因贫玩和思追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里……”蓝景仪自言自语道。
这时候小二刚刚忙完活儿转身看见蓝景仪立刻笑嘻嘻的跑过来,道:“客官,您需要些什么?”
“给我一壶茶和一盘瓜子罢,多谢。”
“好嘞,不知客官要坐哪里?要自己一间房还是?”
“不必,我坐在第二楼听听说书人说书便可。”
“好嘞,您这里请。”小二笑嘻嘻的带着蓝景仪来到二楼,离说书人不远的地方。
蓝景仪只要低头就可以看见说书人了。
那个说书人说来也长得俊俏,年龄和薛洋相似,笑起来也会露出虎牙儿,性情算是很温和,正因如此,这茶楼会如此的人山人海。
说书人正在讲什么呢?
蓝景仪静静的听着他在讲: 从前有一位痴迷于画鲤鱼的画师。天天画鱼,喂鱼,与鲤鱼有了深厚的感情。某一天他家里发了大火。画师由于没法将鲤鱼带走而迟迟不肯脱离火海。在火将烧身之时,他看见了一个人,护送他安全离开。第二天画师醒来,看见池塘里全都干枯,鲤鱼也不见了,突然领悟到原来那当天救他之人便是鲤鱼幻化而成。
“客官,你的茶和瓜子。”小二端着盘子急匆匆的给蓝景仪送了过来。
其实小二看见蓝景仪的第一眼就在想:这衣裳一看就知道是好布料,再看看这抹额!这个人一定是姑苏蓝氏的弟子!一定不可以怠慢他!不然我这条小命怕不是会完了。